来自 汽车 2019-06-09 14:33 的文章

随着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展以及云计算、大数据

  这就导致了很多平台在内容创作上,从用户导向变为客户导向。简单说就是把内容变成了广告,追求的不是用户体验,而是广告转化。

  比如直接拿着手机用四川话、山东话讲一段车,有了高质量的内容,可产品最终触达的还是用户本身。在垂直内容平台中,保证算法推荐的内容也有推出的机制。汽车之家对于内容智能化却做了一些不一样的工作。真正做到高品质地下沉,三四线用户相对有着更为充足的实现,通过一系列的开放措施,为此,不仅仅需要引入产业上游玩家(比如主机厂、经销商),丰富内容生态。帮助PGC的作者们跟机构们提升自己内容的质量,二是融合了内部和外部的流量。而不是放任自流。

  整个对话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刘涛说的内容业务层,不做骑墙派。

  以往常见的编辑主导的内容生产、分发模式,逐步演变成数字化、个性化、人机协同的内容消费行为。因此,不少在PC互联网时代登顶的内容门户们一度面临发展突破的难题。

  在车家号自媒体平台成立之后,一些专业的PGC团队也开始入驻。在原有的流量基础上,车家号更进一步,向创作者开放了所有底层的数据资源,包括汽车之家的人群画像、热门车关注的画像,以及产品库的图片,和AR、VR等前沿技术。

  其实,早在2005年,论坛时期的汽车之家就开始了流量开放的探索。由于14年的沉淀,整个汽车之家论坛占到了整个互联网汽车消费者声量的80%份额。为了帮助UGC用户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汽车之家向创作者开放了自己的整个流量,培养出了一系列意见领袖,比如著名的八戒黄、乌克兰模特爱偲等。

  大家都知道,内容平台的商业模式最核心的一个就是广告。行业主流观点是“内容即广告,广告即内容”。

  此外,用户需求也开始发生改变。内容已经开始成为许多产业链的服务入口和商业载体,因此,内容平台也必须开始向全内容、全媒体方向发展与融合。

  比如说,汽车之家就通过用户调研发现,在每天的访问用户里面,兴趣内容的前三位分别是:第一汽车产品本身,第二是科技,第三是旅游。

  对此,汽车之家的价值观是“不做骑墙派”,明确地定位自己的角色,在内容方向和运营理念上,坚定地选择用户,将用户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进行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

  比如算法带来的信息茧房、价值观偏见、隐私风险等一系列问题,就常年为大众和评论家们所诟病。

  就是在内容抵达用户之后,进而更好地服务用户,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另外。

  而随着越来越多内容平台试图引入算法和技术来“取悦”并黏住用户,圈地自萌的内容“牢笼”已经悄然成型。显然,这与健康良性的内容生态是背道而驰的。

  目前来看,人类编辑作为审核团队,在内容和算法的中间层进行质量把关,相对于纯算法的平台,其优势是不言而喻的。人工和机器的循环往复,才有可能将算法从信息黑洞变成真正为价值服务的内容武器。

  可以说,优质的内容建设,正在成为汽车之家进击智能时代、挖掘内容潜力的重要布局。

  汽车之家的做法可谓是最典型的。车家号也迅速在垂直内容平台中占据了有利位置。我们总是在强调技术能力、创作者规模、IP打造能力,在内容平台的智能化演进过程中,除了自动化退出之外,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内容生态的繁荣开放。平台化属性开始突显。面对这样的行业困局,就是借助于前端的智能算法,改变产业生态的走向。整个汽车之家媒体内容的品牌和运营模式从关口变成了开口,汽车之家就开始鼓励用户生产地域化的定制类内容,也有措施及时把用户认为不好的内容清掉,汽车之家升级了更加先进的大数据的计算能力,整合内部和外部的流量资源,像NPS、用户问询等。汽车这类垂直内容的“融媒体”建设。

  经过这三个阶段,使得汽车之家在内容的基础质量上还是有保障的,与友商相比,多了一点先天的优势。

  从发力新内容(比如视频),到布局AI(相继推出信息流),在新技术背景下如何长久地站立在行业头部,成为摆在内容平台面前的一道时代命题。

  拥有智能算法可以说是新“内容独角兽”的天然优势。但很多时候,优势也有可能变成捆绑平台和用户的双重枷锁。

  汽车之家的融合之旅,本质上是对未来内容+技术这一大方向的提前洞察。假以时日,势必会有更好的收成。

  在国内,传统的内容平台诸如搜狐、新浪等不断受到了来自诸如今日头条、微信这些移动端平台的冲击,并不断开始绝地反击。

  刘涛透露,专业编辑团队会在2万5千个内容里面洗一轮,从内容、导语、论点、论据、结论各个环节来深入把控整体的行为质量,并且把不好的、质量差的内容全部洗掉。留下来的高质量内容才会进入汽车之家的智能推荐系统池里。然后算法才开始启动。

  无论技术和内容形式如何发展,“价值观”才决定了一个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以及它能够走得多远。

  在商业端,汽车之家选择了对主机客户赋能,而不是简单地寻找“金主”。比如通过工厂参观、游记等形式,输出旅游、文化类的内容,帮助客户进行品牌文化打造,而不过分强调产品属性。依托于自身内容团队的多年专业积累,通过帮助厂商定位用户需求,提供解决方案建议,真正实现B端需求为C端用户产生正向价值的目的。

  基于整个底层的神经网络往上找,通过纵向匹配人的需求,横向去做延展,然后去做兴趣关联。

  为了满足这些用户的需求,同时吸引新的流量来实现对整机厂的赋能,汽车之家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由于三四线后,因此开始进行内容的年轻化。除了专业类的汽车的评测以外,将更多有娱乐精神、有综艺元素的内容植入到传统的车评类节目里面。

  随着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展以及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VR等技术的广泛引用,媒体融合也开始成为国家战略。在此背景下,以创新作为“核心实力”的众多互联网公司自然起到了“排头兵”的作用。

  这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必须要保持内容的客观性与真实性。一方面,是基于汽车之家对用户负责的立场态度,一方面则是汽车之家内部管理机制的保障。我在采访过程中听到了流传于汽车之家内部的一个说法:用户是上帝,客户是上帝的朋友,用户没有了,什么都没有,足见用户在他们心目中的分量。在内部管理方面,汽车之家的业务部门也与内容部门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防火墙,杜绝行政指令干预内容创作。

  此外,汽车之家也持续的用技术对产业进行营销升级。比如输出汽车之家的评价标准,向主机厂输出产品定义策略,跟同类型的竞品进行对标,持续地优化产品。这种立体化地服务能力,让汽车之家在用户体验和商业价值之间找到了最佳的平衡点。

  不少人想必都有感触,“算法”类客户端用久了,同类信息悄悄增加,异质信息却逐步消失。

  这两年大火的头条、手百等移动信息流产品,都已经证明了用户对于算法的喜爱,以及内容产品想要达到千人千面的效果,就必须尝试对算法产生深度依赖。

  三是融合了一线和四线的用户。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愈加成熟,“五环外市场”也开始成为新的战略要地。

  比如做很多的定期的调研,技术迭变就如同大陆地壳的板块运动,简单来说,智能算法还需要根据千人千面来进行精准的“内容-人”匹配。我专程采访了汽车之家的资讯业务VP刘涛。匹配我们的智能算法。为此,汽车之家还会借助很多传统的方式,毫厘的变化都有可能掀起时代的巨浪,去匹配用户的负反馈行为,

  一是融合了科技与内容的分界。打破原有的汽车这个品类的边界,建立新的内容矩阵。

  为此,下沉到三线四线市场,发展当地有内容生产能力和有内容生产意愿的作者,生产有地域化特征的优质内容,就成了汽车之家的关键一战。

  一方面,导致人们沉浸在自我偏爱的事实或意见之中,造成习惯和态度固化,失去了探索世界的多样性视角,不同群体、代际之间的沟通障碍也会日渐高企;另一方面,基于大数据和商业利益的算法,很有可能导致平台信息低俗化,刺激眼球的内容总是能得到更大的曝光,而严肃认真的内容却观者寥寥无几。

  NLP系统先自动给用户和内容加上标签,然后由协同过滤算法介入,进行用户画像的匹配,最后再推到前端。

  过去几年,在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更新的推动下,互联网的产业格局也日渐重构。

  整体来看,“融合”的过程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包含了内容经验的积累,智能技术的精进,开放赋能的心态,最后才是在产品上将经验、数据、流量等进行排列组合,最终输出为服务整个内容体系的能力。

  基于这个发现,汽车之家坚持打破了原有的汽车专业品类的边界,去扩展内容前端开口的宽度,通过和科技、旅游等品类的内容生产者合作,甚至开始将跨界网红引入到汽车领域,比如去年跟著名的“局座”张召忠先生打造了《局座说车》。多元化的内容和IP打造,帮助汽车之家建立起了一个更符合用户需求的新矩阵。

  多年以来,汽车之家依然保持着传统媒体的严谨做法,这从它对于用户秉持的“专业、客观、真实、便捷”四大原则就可见一斑。专业就是编辑在做内容的时候,从选题、报道到发布,都遵循一整套严格的机制,以此来确保内容的专业极致;客观是利用汽车之家的多种专业测评工具来辅助内容产出,比如我很早之前就接触过的汽车之家AH-100车辆评测体系,就是借鉴国内外媒体和行业标准制定的评价体系,把车辆的工艺、空间、安全、动力、外观等所有的主观、客观的评价通过分数量化。举例来说,同样拍一台车,按AH-100体系来走,对拍照的环境、角度,都有明确的要求,以此保障评测的专业度和公平性;真实即对论坛和大数据产品等持续反水,600多个排水模型呈现给用户更加真实的声音;便捷是持续开发帮助用户看车买车用车的工具和产品。

  今天就为读者奉上一席内容产业的升级大餐,通过汽车之家技术版图和业务重心的变迁,“庖丁解牛”拆解出内容产业的进化逻辑。

  算法、产品、价值观,这三重线索正在共同推进汽车之家的智能化进击。我已经清晰地看到,借由高质量内容加速走入千家万户,一个庞大的内容生态森林已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