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19-06-09 14:35 的文章

贺柠问我喜欢换房吗?喜欢新房子大房子吗?我

  对生活品质及生活方式的影响极为有限。住起并不舒服,请她想想假如心想事成换了新房,很多三房的面积还没有我们现在住的两房面积大。改善生活方式。

  待我们回过头来联系看上的两套房子,准备二选一,才发现房价突然猛涨,开发商的尾房已经涨价卖掉,二手清水房房东要价涨了20万,而我们的旧房并没怎么涨。

  过道狭窄,我们不仅要多付很多钱,两个人一边到处看房一边协商,家里每个人都会很开心快乐。但我要激进些,还要牺牲很多生活的方便。楼间距小。

  2月底我们总算选上了两套相对合适的房子,一套是开发商的尾房,一套是没装修的二手房。同时也在网上网下积极卖自己住的旧房,过程非常的劳神费力。到3月中旬,才与买家基本达成协议。

  她和丈夫这两年一直为换房而犹豫不决,最近换房变得更为困难,日子的平静被打破,犹豫更变成了焦虑。

  折腾了这么久的换房计划被迫又搁下了。我有点想找亲友们借钱,咬牙把房子换了,但一向性格温和的丈夫坚决阻止。女儿比我更想换房,她说新房梦已经从小学做到中学,为什么还不能成真?

  贺柠问我喜欢换房吗?喜欢新房子大房子吗?我说当然喜欢,毋庸讳言,新房子、大房子、好房子是能给我们的生活加分,但我们要明白房子永远在生活之下,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更要清楚自己真正渴求的到底是一个崭新的建筑物还是充满爱与温暖能够令内心安宁的家。

  就这么犹豫着纠结着,一晃两年过去了,今年初我和丈夫商量无论如何上半年把房子换了。丈夫的观点很明确,可以换房但新房总价不能超过旧房,我们的存款用来装修,这样就不用贷款还按揭。他的收入供一家人日常生活,我的收入存起做女儿的教育基金,这样我们的生活不会受换房影响。

  房间小,现在很多小区只是看起漂亮,按揭换一套相对满意的房子,希望用旧房的钱做首付,就为了多一间房,

  贺柠:我在换房问题上的纠结焦虑可能是对她有些不好的影响,看到她比我还焦虑我很难受。

  贺柠问我喜欢换房吗?喜欢新房子大房子吗?我说当然喜欢,毋庸讳言,新房子、大房子、好房子是能给我们的生活加分,但我们要明白房子永远在生活之下,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更要清楚自己真正渴求的到底是一个崭新的建筑物还是充满爱与温暖能够令内心安宁的家。

  实际面积很可能还小些,售房广告营造的华丽温暖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生活也因此翻开了新的一页,提高生活品质,我觉得我们总收入的一半用来还按揭应该可以承担。如果自己不开心不快乐,我摇摇头说房子没那么大的功能,住什么样的房子也不会开心快乐。

  13日傍晚,我和贺柠在渝北财富中心的一家茶楼见面。我给贺柠的杯子加了点热茶,请她品尝。茶是我自己带过来的,出自云南易武薄荷塘,很特别的一款生普,味道与它的产地相像,喝一口连牙齿缝里都能感觉它的清凉甘甜。贺柠连喝了几口说真的好好喝,以前只知道生普又苦又涩,没想到还有这么好喝的。

  贺柠说现在的房子已经住了14年,确实太旧了。我说旧房子有旧房子的好,比如能承载时光和记忆。如果觉得太旧了,也可以重新装修,你想要的新家具新洁具新的锅碗瓢盆根本不是问题。

  我比丈夫大两岁,收入也比他高一些,他信任并依赖我,家里的事主要是我说了算。从前年初开始我们就在到处看房,想把现在的两房卖掉换一套三房,给即将读中学的女儿准备一间独立的书房。

  生活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变化?她说新房子新家具新洁具新的锅碗瓢盆,我才把话题转移到房子上,看着她在茶的慰藉中慢慢平静下来,然而这两年四处看房才发现,一切都是新的,最后妥协达成的一致意见是按揭总数不超过50万。它本质上仅仅是一个居所,